道过晚安之后,我却再也睡不着。起来点灯,开电脑,音箱。 耳边传来悠悠的风。每一台电脑里都被我放进这首歌。 我又想起那个涂改液的故事。想完之后还是会淡淡的笑。就像每天想到你一样。 姐曾经对我说,某一个人,在遇见的一瞬间,她就能判断他们之间是否会发生什么。而我,更是如此,只相信直觉。有一种感觉在知道你名字的那刻起就已经有了,似乎就注定了无可就药。你并非我想象中的那个人,但却是命中注定一般要出现的。 随之而来的还有惶恐。对于未来不可知的惶恐。 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一直以来都习惯用怀疑去看周围。这一次,我怀疑的是我自己。 然而这种怀疑很快就被另一种温润潮湿的情绪淹没了。尽管偶尔,怀疑还是会浮出水面,冒几个小泡泡。

原谅我用了“蛊惑”这个词。只是在那个下午,我的耳朵里除了安静的音乐和你低缓的声音,再也没有其他;又只是在那个夜晚,你拥抱了我,我的头脑里除了你的心跳和你的呼吸,再也没有其它。 周围的空气沉静得一如冬日的湖水。我们理所当然的沉默,理所当然的互相取暖,理所当然的依偎。 你说每晚快到零点的那会儿,才感觉世界是我们俩的。即使相隔遥远,也能体会到那种淡淡的温存。 有人说爱人是愿意在某段时间里,与你互相交换历史,记忆及时间的信任,交换各自生命中重要而隐匿的部分,却对各自无所求。 你不在身边却有你陪伴的日子,我于是信了。 过去的我不知道在追寻什么。 现在我想,我要开始追随我的幸福,即使是微小的,不起眼的,我也不会再迟疑。 我会聆听内心的声音。 它告诉我,你就是我的小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