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升去年12月发行的《这些人,那些人》在我的每天上下班必听的音乐手机里保留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刚刚移除。《丽江的春天》就发行了,速度之快,让我怀疑其质量。立刻听了几首,便决定一起推荐得了。 以前没怎么听过陈升,只知道他每次上电视唱歌必唱的那首《北京一夜》,他说必须得唱这个,不然都没人知道原唱是他了。挺搞笑。最近稍微开始倒着听了他的一些专集,发现最喜欢的还是最近两张。特别是《这些人那些人》。虽然是在2006年12月29日发行,但不影响他与雷光夏分别摘取了最佳国语男女歌手的奖项。 大家都知道陈升是个游子,很多人也都知道他和奶茶那段苦情的故事,正是由于他是个结了婚的男人。我想不通一个结了婚的人怎么能成为一个全身心的浪子。

“他们说你已经离开这城市 也不再属于那城市 他们说你已经离开这些人 就不再属于那些人 终于我们都寻找到自己”

——这是浪迹的宣言么 还是 追寻自己的理想起点

“想不起来曾经什么时候有人曾爱过 对谁又下过承诺 我老妈昨天夜里给我来过电话 总是没完没了的说我是不是应该找个家 带个说不上来到底喜不喜欢的女人 把自己搞得像是国庆日的烟火 我老子说他已经把我放弃 我还想是不是应该顺从父母 …… 布考斯基夜里找我去鬼混 我的灵魂简直像是被一支部队架走 头也不回的就忘了什么叫明天”

——这是年少时的冲动 或者 对爸妈的反叛么

“你告诉妈妈我想她 你告诉妈妈我欺骗了她 告诉妈妈我很想家 可我只能随波逐流”

——这是在外漂泊很久的孩子的思念么或者 一个中年男人的无奈 除了谐趣的歌词,整张专集的音乐大气流畅,最欣赏里面《布考斯基协奏曲》。一气呵成,鼓声一路向前,钢琴适时地反差几下,当中流过一丝的气质是左小诅咒。陈升说过大陆歌手里最欣赏的两个人是朴树和左小诅咒。这张专集一方面说明了陈升在音乐的造化上比过去的飞跃,更丰富的眼界和配乐手法,没有华语流行乐的一点点俗气。另外一方面说明了左小诅咒的音乐并非如很多人认为的那样难听得要死。当然你得抛弃一些经验和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