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cake2

雪季过客》这部电影在我的豆瓣想看电影单里已经躺了好久。英文名《Snow Cake》听上去有种童话般的意境,中文译名也有翻译成《雪花糕疗情》的,倒是直截了当点出了它的特性——一部疗伤电影。 有关疗伤电影,此前看过最舒服的要属《海鸥食堂》了。那还是在今年年初的冬天,转眼就又一个冬天了。《海鸥食堂》是标准的日式疗伤,含蓄而绵长;《雪季过客》则没有了日本电影的那许多精致的小细节,取而代之的是温情的幽默,或许这跟本片导演和编剧都是地道的英国人有关,即便电影是英国和加拿大合拍,故事也发生在安大略北部的一个小镇。

春季美丽的清晨,温度接近7度,偶尔有些小雪花飘落。一个沉默忧伤的英国男人为寻找素未谋面的亲生儿子的生母,来到加拿大。事实上他刚出狱,因为杀死了撞死他儿子的卡车司机。他在酒吧偶遇了搭车女孩,却不料在路途中发生车祸,女孩当场死亡。这次意外勾起了他痛苦的回忆,让他无法释然,前去女孩母亲家道歉,却发现女孩的母亲患有严重的自闭症,便决定留下来帮助她。然而最终真正得到帮助的却是他自己。正是这个健谈,洁癖,害怕扔垃圾,害怕人群,爱幻想,喜欢闪光球,喜欢研究草药茶,玩蹦床、拼字游戏,爱吃冰雪的自闭母亲让他最终放下了自责,卸下了悲伤的过往。 自闭症患者无意识地以自己独特的观念和行为替正常人疗伤,我想这才是导演真正想要表现的东西。当我们正常人以习惯的怜悯去看待,医治精神病患者时,其实我们有没有想过在他们眼里,我们才是需要被医治的对象。换一种角度,以他们的视角去看待这个世界,看待生活,原来本没有那么多纷繁的忧愁。世界如同闪光球般美好,就像吃一口冰雪,就能达到一次高潮;就像拼字游戏里每一个自创的词都有一个美丽的故事;就像2354朵雪花照片是来自“仁慈冬天的礼物”……可能我们能做的就是像死去的女孩那样“心怀善意,接受每个人的个性,接纳他们的不同”,然后尝试以他们的视角看世界,一个全新的视角。 英国男人临走前给自闭母亲做了一块雪花蛋糕,那是她最爱的。她津津有味地吃着,我想此刻的她一定是幸福的。其实她一直都是幸福的,倒是我们,习惯以为自己不幸的我们,在这一刻才忽然懂得了幸福的真正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