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想音乐部分不知道写什么好,最近也没有听多少音乐,也没有很打动我的专辑推荐。忽然想想自己音乐口味是如何转变到今天这样的,从小时候到处唱着四大天王到现在进了KTV基本没什么歌会唱,这一路是如何过来?借着这次机会回忆一下这些影响过我的人,这里借用Tizzy Bac乐队的一张专辑名《我想你会变这样都是我害的》,稍作改动作为这段回忆的大标题。当然这些人不会是害我的人,应该是我要感激的人。 虽然小时候也听过一些摇滚乐或者说非主流音乐。但真正意义上把我吸引到这个领域里以致后来无法离开的,第一个乐队,就是COLDPLAY,应该视为我的入门专辑。从英伦摇滚入门比起其它风格毕竟要容易一些,并且COLDPLAY的第一章专辑精彩无比,他们不久便成为非常流行的乐队足以说明。虽然今日的COLDPLAY显得很像一个流行乐团,但依然没有磨灭我对他们的喜爱和怀念。

记得当初第一次听到那首《YELLOW》,是我们在专业课上,我们的老师给我们放的一部广告片,里面用它作为背景音乐。当时全班看得都非常感叹,一个是广告做得好,一个是音乐出色。看完以后我们老师对我们说:“中国的许多歌手,就喜欢翻唱国外一些没那么出名的乐队的歌曲,这和你们做设计一样,不要总是抄袭国外的作品,没有属于自己的创作,永远没有让国外认同的机会。”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这句话我一直记到现在。当然我们老师当时说的人就是郑钧了,郑钧当时第一时间翻唱了这首《流星》,可能没有估计到,COLDPLAY会眨眼就红遍了世界。当把两个版本放在一起,就显得郑钧唱得是多么的逊色。 由于当时宿舍没有互联网,我一时也查不到这是哪个乐队的歌,也不知道如何查,所以只是记着那几句旋律过了好久。偶然的一天,当时是周末逛街经过新街口的音像店,习惯性进去看了一圈流行CD,没有什么想买的,不知怎么地就鬼使神差地看中了那个黄色的地球仪的封面,还掏钱买了,实在不可思仪。可想而知后来回去听到那首《YELLOW》的时候,是如何地感动而涕。

虽然大部分人都是沉醉于成名曲《YELLOW》,但个人认为第二张《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更为出色,英式的忧郁气质在里面尽显无遗,铿锵撞击的钢琴节奏,极其勾心的吉他弦律,加上Chris Martin极具个人魅力的唱腔,实在揪心得厉害…… 最后附送第二张专辑里最喜欢的一首歌的MV《the scientist》,和《in my place》的现场。网页右边的音乐播放器里新增的歌是《Don’t Panic》,送给最近觉得自己比较倒霉的人,比如我。希望早日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