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资料:Sparklehorse 是来自美国维吉尼亚的独立乐队,组建于1994年底。多年前一位美国青年在英国一家旅馆里因耽溺嗑药过量而终至崩溃,陷入了濒临疯狂边缘的燥郁症患者,结果他还因那次的崩溃让他的上身一直压着双脚长达数小时之久,导致最后下半身终身瘫痪而必须倚靠轮椅来度过余生。这位残疾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Sparklehorse的首脑人物Mark Linkous。因他这身已注定残缺的身躯与灵魂驱策着他,让他反而更能超越常人的观点而看清了人世间的真假虚伪、衰败腐朽以及死亡。

第一次记住“闪马”的名字是在当年四道口金五星对面的一个批发市场里,一个买盗版CD的年轻小伙向我推荐。我当时没有买,但我记得这个名字,不管是“闪马”还是“发光的小马”,给我的印象都是一下回到了童年,一个木马在午后的阳光底下摇摆着。买的第一张Sparklehorse的专辑,是一位当年北邮已毕业的大哥,二手转让过来的,花了20块大洋,至今想起来,对于我这个经常买东西都会被敲诈一笔的人来说,这20块实在太值。遗憾的时当时那位大哥没有Sparklehorse的其它专辑了。

Sparklehorse的音乐风格被归类到LO-FI,所谓低保真音乐。首先闪马的音乐里使用了大量的粗糙声效,粗糙质感的吉它,调频中的收音机,扭曲的合成器,等等,让人听起来感觉就象是一盘多年前的磁带。其次歌曲的旋律以及编排也很简朴,每首歌的配乐都很简单,简单的吉他,简单的鼓点,还有Linkous的细细的带有磁性的歌声,轻轻的在你耳边响起,仿佛就是一首催眠曲。最后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乐队气质上的LOW-KEY,虽然也有一些快节奏的歌,也有些朋克和噪音的元素,但整个Sparklehorse听下来的感觉,这是一个很低调的乐队,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忧伤,然而又是带有一点温暖,并不是很催你泪下,更多的是一种安慰的语气。当然还是有人听了觉得很颓,有些歌扭曲得还挺压抑,但我始终认为和英伦乐队的那种颓废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Sparklehorse的音乐大都忧伤而美丽,低调而温暖。也不知道自己不爱说话喜欢沉默的性格是不是迷上了这只乐队以后才愈演愈烈,就算不是根本原因,也肯定助长了不少。听Sparklehorse的时候很适合回忆,或许应该说是他们的音乐能促使你去回忆以前单纯美好的经历。他们简朴的音乐特质像极了那种带着黑线和亮点的旧电影,昏昏暗暗中荧幕一闪一闪,画面是有点发黄的黑白,接下来便是因人而异的回忆画面,杂乱的拼贴,缓慢的速度,出现在屏幕上。

“Mark是一个执拗的“思乡”者,他不肯离开家乡,似乎也没有打算到外面去寻找自己音乐的理想。在自家的农场里,他过着一种田园牧歌式的“宁静”生活。”一直至今。去年“闪马”发行了自己的新专辑,新专辑的发行除了让我们知道低调的“闪马”依然存在以外,也让我们这些朝九晚六的人,感受一丝遥远美国乡村里MARK的闲情逸致,听他诉说农场的小趣事,很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