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阳光下窒息——《密阳》

密阳

一部充满阳光的影片,却看得我如此难受。索性离开电脑,去客厅泡脚,准备睡下。 好久没有这样痛的看完一部电影。在漫长的两小时二十分钟过后,阳光已经把现实的残忍一点点剥开摆在我们面前,我们于是同全度妍饰演的女主角李申爱一起经历了丧夫丧子之痛和信仰的破灭。电脑上还在重复着电影官方网站的音乐,已经是深夜,在冷清的客厅隔墙听着,渐渐就有一种想要赶快去关掉的念头。这音乐,说不清是悲还是无奈,只是有节奏地缓缓重复着,却突然有种钝钝的恐惧从热腾腾的盆底蔓延上来。原来我们都是害怕现实的。 “这不是有关宗教的影片,而是关于人的影片。”导演李东沧早就说过。在我看来,这不仅仅是关于人的影片,它还关乎现实,关乎信仰,以及人与现实、与信仰的对抗与和解。同时这样的关系还经历了从私密到暴露的过程,因为阳光让所有的秘密无处循形。 申爱来到密阳是对丧夫的逃避,这时的她相信自己能重新开始,自己即为自己的信仰。但这样的信仰却和周围人的不理解产生了冲突,她于是有了小小的虚荣心,这是自信却无法得到他人承认的人最容易产生的情绪。然而虚荣却让她又一次丧失了最亲的人。崩溃后,申爱找到了新的信仰——上帝,然而这样的信仰又只不过是对于丧子之痛的逃避。信仰于她,这个可怜的女人而言,始终只是麻痹自己忘记现实苦难的“良”药。上帝让她“新生”了,她却做出了常人难以理解的举动,亲自去原谅她的杀子仇人。这样的行为可以理解为她对上帝的信仰向自我信仰的转移和重叠。她相信自己能原谅自己的仇人,结果却导致了自己的再一次崩溃,因为不能接受在自己原谅仇人之前,仇人已经被上帝原谅。信仰破灭了,不论是对上帝还是对自己。她开始报复,自残,直到住进精神病院。 如果把申爱的故事当作对现实和信仰的对抗,那么金老板则是对现实与信仰和解的代表,在他身上,这种和解是自发的而不是刻意的。他看重职位看重人脉,看人行事,为追求女人而改变信仰。于是现实对他是温和的,信仰于他是自由的。可在申爱的眼里,他这样的人只能称为低俗。 “密阳是个奇怪的地方”,其实我们所处的每一个地方都和密阳一样,因为密阳就是现实所在,而且是阳光下无法藏匿的现实。当阳光一点点透过我们对现实的伪装,所有伤痛重新曝露的时候,我们是无泪的,因为太阳已经把泪水晒干,我们只会觉得窒息。 李东沧导演向来对音乐都是吝啬的,整个电影,我只记得末尾阳光照在杂乱草堆上后响起的那段,和官网上的一样,无奈而绵长。申爱出院,坐在院子里自己剪头发,金老板替她拿着镜子。镜头随着被风吹散的头发左移到院角的草堆上,阳光照在上面,杂乱而真实,正如现实,你永远说不清下一秒会是什么样子,我们又会选择对抗还是和解,如果可以选择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