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絮絮低语——《对她说》

talktoher

阿莫多瓦的片子,每一部我都觉得充满诗意,我喜欢里面西班牙特有的绚烂色调,喜欢萦绕其中的强烈的音乐感受。或许源于他对于节奏的掌控拿捏每每恰到好处吧,看他的片子也不会觉得冗长。而他对于女性题材的偏爱让我更加喜欢他的电影。他的影片,时而如西班牙红酒般浓烈,比如《回归》;时而如默片般沉静,比如《对她说》。 第一次看《对她说》还是在大学,那时几个女生一起挤在宿舍看这部片子,看是看完了,除了觉得画面和音乐美之外,就别无其它。那时的自己太浮躁。第二次看也就是在几个礼拜之前,陪小树看,内心沉静许多,也终于发现Caetano Veloso的《Cucurrucucu Paloma》就是在王家卫《春光乍泄》里同样出现过的那首歌。(参见另外一篇文章鸽子歌) 两个男人的友谊以及他们缺失的爱情,在安达卢西亚的美好风景中沉默地忧伤着。对她说,即使她无法回答。对她说,即使她醒来我已不在。他们的爱情,单有一方的执着,却缺失了女人的回应。孤独灵魂的絮絮低语就这样在默剧的里里外外延伸着。 看完电影,有几个画面你一定是忘不了的。女人在舞台上幽灵般地舞蹈,男人在台下沉默地哭泣;《Cucurrucucu Paloma》的歌声在安静的人群中回绕,和医院里男人的絮絮低语是如此相近;默剧《缩小的情人》里,缩小的男人最终钻进了女人的身体,将自己的全部奉献给了所爱的女人。影片中的男人于是也将自己献给了昏迷的女人,牺牲了自己,同时也真正换来了后者的苏醒。 结局意外而完美,昏迷的女人终于醒来,对着男人浅浅一笑,尽管这个他已经不是那个执着地对她说的男人,但我们突然相信,她睡着的时候一定也感觉到了那些灵魂的絮絮低语。

对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