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更新日志,这段日子不太好受,先是地震中的种种,悲伤与无力,忿忿不平或无可奈何,接着是感冒发烧,然后在六一前夕收到好友父亲车祸去世的消息,一切来得突然,一时不知如何安慰,电话过去,好友的声音在灵堂的嘈杂人声中显得很平静,但我还是听出他的声音里有些压抑的颤抖。没说太多,也不敢说太多。只是一些寻常得有些疏离的问候,自己都觉得无力。

今天一直在听World’s End Girlfriend,中间还看了一次“We are the massacre”的MV,我被彻底震撼了,在满眼暴力与死亡的混乱中,天籁之声缓缓流淌。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体验。 这种感觉让我想起昨天一个信仰基督的朋友跟我说的话:“回天国的路有时候很长,有时候很短”。逝者已矣,他们在天堂寻到了幸福,而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还继续在路上磕磕绊绊,在泥泞中前行,幸好在音乐里我们可以提前感受天堂的美好与温暖。 祝福所有人,此岸和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