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都在联络老家的亲人朋友,听到大家都平安,才放下心来。也要感谢这几天给我电话短信问候的朋友,谢谢大家关心。没想突然之间,四川就变成了灾区。印象中老家那边从来没地震过啊,怎么这两天新闻四川就变成地震活跃带了。 看新闻是很郁闷的一件事,先上来都要采访一下当官的,这些人说话语速那叫一个慢啊,一个什么空军司令员都这样。而且现场一个官说话,周围的人就立在那儿听着看着,没人行动。拜托,你平时打官腔,关键时刻能不能不要说那么多啊,等你说完话,等待救助的人都没命了。 由于通讯信号仍然不好,很多朋友都在网上保持联系。妹妹今天在日志里写了她亲历的地震:

没想到有大佛坐阵的乐山也地震了!生平第一次见识了大地的威慑力! 当时我正在教学楼四楼给孩子们上课,突然感觉到了地面的抖动,虽然我头脑中突然闪过了”地震”这两个字,但是没有经历的我又马上说服自己,抖动是来自于修房打地基.这时有学生也感觉到了,说是地震,教室里立刻混乱起来,有几个学生都想往外跑了,我一边制止他们一边往教室外一看,操场上已有其他年级的学生,还有其他班的学生在往楼下跑,地面晃动得越来越厉害,我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立刻大喊:快跑.孩子们一拥而出,我脑子一片空白,也跟在他们的后面下楼,楼道学生十分拥挤,担心因此而发生踩踏事件,我一边拉住一些孩子的手,一边叫喊他们小心.其实我内心真的很害怕,脚都软了,楼梯又晃来晃去,走都走不稳.有死亡逼近的感觉.自己是怎么到了操场的都不知道.但是那时操场已经有很多学生和老师了.大家都很害怕,许多孩子都吓哭了,场面一度混乱,我不断地安慰着他们,自己的心也慌乱不已…事后真的很后怕,如果地震时间再长一些,后果不堪设想.

妹妹一个朋友是四川联通公司的,他们授命前往都江堰协助救灾:

严小艳(20885879) 09:43:19 昨天还去都江堰救人,很多民房根本无人救助,我们都哭着用单位的抢险车救人,部队官兵都在学校、医院挖人,都根本没有精力挖群众了,我们帮着往外送人

还有朋友说她一个大学同学的父母就在北川:

杜佩倩 09:05:29 她父亲运气比较好,只是腰受了伤,妈妈没事,但是其他亲戚都洗白了

或许我们只能想:父母都活着,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余震一直在继续,朋友说都已经习以为常了,这几天感觉一直在晃。高中班的QQ群里,几个怀孕的准妈妈一边忍受着余震,一边探讨着育儿心经。 很想回去,像妹妹那位在联通的朋友一样,去救灾现场帮上点忙,像我们这样捐款也捐不了多少的普通人,学过一点急救知识,也许还能出点人力,帮忙寻找救助一下官方还无精力帮助的灾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