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问我,过去一年台湾最值得注意的“乐坛新人”是谁,我会说,罗思容。
然后若你问我,当今台湾最重要的创作歌手是谁,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林生祥。
——台湾乐评人 马世芳

MIDI音乐节之前几届是和绿色和平的名号一起搞的,但没看到具体的歌曲音乐和环保有什么关系;中国也不乏为环保,公益等征集歌曲的活动,就象奥运征歌一样,有无数的作品。但这些人在林生祥的交工乐队面前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用LMF的话说就是:你不是这种人,又学什么人搞摇滚。同样,国内这些鲜有的能为环保,公益,或者是社会底层劳动人民作歌的音乐人或乐队,有多少是真的不怀别的目的,或是真正参与到这些活动和阶层中去的?

土地,农民,种树,这些主题在这些音乐人的概念里是“土”,不光鲜,是不值得去为其写歌的,更不值得为了要写一首这样的歌,自己跑去加入他们那种生活。这也是以下两人值得我尊敬的地方。更可贵的是他们的歌曲并不是徒有这样一个主题,音乐上,你依然能通过旋律感受到那股感染力,虽然你不懂客家话。

林生祥是4届台湾金曲奖得主。作为农人子弟,在他的创作历程中,土地与农民一直是音乐关怀不变的主题,这既是他的起点,也是他的养分。最新作品《种树》描述的是1990年代后期,出身美浓的农村青年自都市回乡后的故事,一方面肯定农民对人生价值的质朴态度,一方面重新定位农业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存在价值,并指出其未来发展的可能出路。

女歌手罗思容的音乐同样是一个奇迹。40岁之后才开始音乐创作的罗思容是台湾乐坛少见的具有独特创作气质的女性唱作人兼诗人、画家。在她源自客家传统音乐,但又结合了蓝调韵味的自然主义歌谣中,能够听到的是对自然、人文、生命、大地之美的感悟和赞美;她从生活周遭、现实世界的记忆、或是文化传统出发,叙述一位女性如何在传统社会的框架下,在每日生活中找到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