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已入秋,天气凉爽不少。这几日晚上总是睡得不实,醒着听窗外虫鸣,在夜晚的沉寂中分外清晰。有时睡着了,又突然被雷声惊醒。闭幕式前一晚的雷声就极恐怖,像要把楼劈开,一夜闪电惊雷,雨却没下几滴,估计又是驱雨弹的成果。闭幕当天果然没雨,第二天大雨才姗姗来迟。只十来天,我们就成功地延迟了两场大雨。这真是这个国家“人定胜天”的伟大胜利。

前夜又被风声吵醒,不知道哪家的窗户在风里摇摇欲坠,起来关窗,风吹进来,眼里进了沙。嗓子干得发疼。奇怪下了几场雨,这个城市依然不改其干燥的本性。昨晚又听见虫在叫个不停,不知怎么想到几个月前看过的一部动画片《秋蝉鸣泣之时》。一个原本叫鬼隐村的村落,村民为了阻止政府因建水坝而浸没村庄,引发了一系列暴力血腥事件。一个被诅咒的地方,永远宿命的轮回。在这些个一日蝉鸣一日惊雷的夜晚,这个故事突然有了某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暗合,让我醒着做了场噩梦。

lighte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