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大佑和罗大左

继续怀旧老歌。 纵贯线北京的演唱会应该开完了吧?这四位大腕圈钱活动不知道收效如何。周华健,天天在地铁上见。一个志愿者的样子,笑得非常灿烂,把官方形象代言人这角色揣摩得入木三分。张震岳和李宗盛要好些,但当年人们称大腕的只有罗大佑。罗大佑的歌我以前还真的听的不多,因为要了解“教父”这个很有份量的称呼,光听《你的样子》《童年》《恋曲80》这些是不够的。于是这几天我开始重温一下罗大佑同志的旧歌。 随后我发现一首《亲亲表哥》的歌,竟然收录在罗大佑的专辑里。感到惊讶是因为,我以前听到这首歌,是在软硬天师的专辑里,当时凭着对歌词的第一印象,觉得这个歌就是拿罗大佑开涮的,用罗同志的旋律恶搞罗同志。不知道罗大佑同志的政治立场怎么就站错了,伤害了土生土长香港人民的感情,于是被讥讽了。 现在才知道这个歌竟然是罗大佑作的,是他自己的歌,不由得佩服起这位同志来。随后我发现罗同志作过不少此类不河/蟹的歌曲,例如《五十块钱》在大陆引进版里就被删掉了。不知道《皇后大道东》和《亲亲表哥》这类是否因为是粤语,而幸免于难?特别是《皇后大道东》,以前是禁播的,现在我偶尔还能听到有人在KTV里唱得非常开心,不亦乐乎。

《皇后大道东》的歌词已算非常牛了,字眼玩弄得可谓玄乎,一语双关的调侃也遍布全歌。《亲亲表哥》没有上者那么流行,所以不用封杀它,它就自生自灭了。原因可能一个是旋律没那么朗朗上口,没那么好吼。另外是里面有一大段软硬天师的说唱,这个估计听不懂粤语的人都不喜好。但《亲亲表哥》的歌词写得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亲亲表哥》歌词讲述的主角是罗大佑同志,当然歌词中的罗大佑同志的立场是杜撰的。其实就是拿这样一个人物开涮,反映在97大背景下的香港市民反骨心态,颇具黑色幽默感。歌手拿自己形象编故事以自嘲,我暂时想不到华语里还有谁,虽然歌中“罗大佑”只是杜撰的形象,不代表真人立场。这首歌的歌词不管从文字的玩弄上,还是整体的气势上,都堪称经典。重要的是好玩之余,它丝毫不失其现实意义和讽刺意味。(歌词提到的罗大佑,罗大左,也很有趣味) 罗大佑在香港成立音乐工厂后,重心基本在香港,出了许多粤语歌。甚至后来都改成了国语版。我今天重温这些歌曲,觉得惊艳的还是那几首音乐工厂里的粤语歌。有个例子是当时出的粤语专辑《首都》,对应国语版是《原乡》。里面一首《飞车》对应国语的《火车》,你会感觉国语的唱的没那么爽,那是因为歌词与旋律分离,你填的词不是作曲人要说的意思。 而《飞车》是原创,那位作词的人理解体会罗大佑同志的思想非常到位,加上自己的功底,才有这样的佳作。恩,上面提到的这几首粤语的罗大佑作品,都是林夕作的词,就是那个写了无数都市情爱的林夕。有时我们看一个人还是会被条件局限,林夕不是只会写感情,牛人在于他的功力在那,问题是他想不想“为之”罢了。所以写罗大佑的同时,顺带表达一下对林夕的欣赏之情。

这三首歌的歌词都非常值得细细欣赏,鉴于众所周知的低俗原因,我不贴在博客上细说引火上身了。网上一搜全都是,方便得很。当然有些内容也许需要一些当时香港的情况知识,才好解读,可以找一些那边的朋友问问,别像这几位朋友这样就行了——围观链接。用《首都》专辑里的一段介绍作为我的总结:音乐工厂言人不敢言,唱人无胆唱,13 首歌大鸣大放爽上心头,香港乐评全体起立鼓掌一致通过!罗大佑出神入化率音乐工厂全体同志,唯恐天下不乱讽世钜作。 翻了一下纵贯线歌单,果然不会有当年那些歌中的任何一首。罗大佑是否变成了罗大左,只有他自己清楚。也不是说要一辈子站在浪尖才算民主斗士的。我们不了解他的生活和心境变化,不好去评判别人。当然如果有罗大佑的采访,我自己会关心,希望有这些内容。但目前也无所谓,先听着这些留下的经典,足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