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点火车

可能是长假的关系,这次去和回来的火车都晚点了。和经常晚点的航班相比,这显然不算什么。 很久没有坐过要睡上两个晚上这么长的火车了。每年回家为了节省本来就不多的假期也是尽量飞来飞去,一方面春节的火车票也根本买不到。坐火车旅行总带着一种闲适的态度,特别当你要去很远的地方,你就有足够的时间去看沿途不一样的风景,也有足够的时间来认识一些不同的人。

去的路上遇到一对20年前从北京到湛江工作的公务员老夫妻,女儿是90后,另外还有一个和他们同龄的北京大妈,女儿和我们同岁,一路听他们聊现在养孩子嫁闺女的不易,北京湛江买房、医保和养老的差异,也听他们忆苦思甜的碎碎念。湛江这对性格温和,北京那位则是心直口快,犀利直率很多。尽管都是些琐碎的话题,却也打破了旅途的沉闷,让互相之间熟络起来。 回来的路上周围都是成双成对的年轻人,自顾自地聊着,反而没有太多交流。其中一对北京男孩广东女孩,好像都是搞时尚人物摄影的,一路听他们聊着摄影技法,器材,不同风格,还提到若干美空上熟悉的名字,突然觉得自己也该学着琢磨琢磨技法问题,有空再学学PS,不然太对不起自己那点儿摄影爱好了。

听爸妈说他们那趟车,旁边还住着三个人妖,身上总散着一股异香,一路上还不停补妆,据说是要在国庆中秋去湛江金辉煌夜总会演出。 坐过很多次火车,也坐过很多次飞机,但火车上的那些人和事往往能留下更深的印象。大概在火车封闭和相对无所事事的空间里,时间被拉长,同空间一道穿行,任何一次偶遇和偶然的话题,在窗外急速掠过的背景和漫长的等待下,往往能发酵出比平时更多的意味,也难怪火车上的偶遇比飞机上的更多出些诗意。 晚点一小时到湛江。一出车站,迎面是南国热烈的阳光和大王椰的树影。两天前北京的阴冷秋意,已然宛如另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