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

刚来北京上大一的时候,我们安排住在学校的学11楼。由于我们这个专业属于学校弱小群体,一个星期后,学校规划宿舍,把我们专业的男生分到学7楼,和一些大专生,一些研究生住在一起。不过我们没有怨言,因为跟那帮爱闹事的大专生住一起,还有整天需要赶论文的研究生住一起,他们总有很多理由需要通宵给电,所以当时我们楼是整个学校唯一通宵供电的宿舍楼。我的搬家历史也从此开始。

大一结束的暑假,学7楼重修。我们被迫搬到蟑螂满地爬的学5楼住了一个暑假。

等大二开学,我们告别学5,搬到了较新的学9楼。心想这下不用再换地方住了。的确到毕业,我们都住在这。但不幸的是由于我们宿舍是在本楼层的厕所对面,说白了以前就是厕所,后来改造的。所以后来有一次楼里不知道哪位大哥把衣服扔进了厕所里,堵住了。维修人员需要掀我们宿舍的地板处理,于是我们又被赶到旁边楼管那间房里住了几天,然后再搬回来。

大学本科的搬家经历就是这些,严格说来,非典时候我还被关过到校医院半个月,临出院的时候调病房又把我转到了博士生的塔楼。所以这个学校除了女生宿舍以外,多半宿舍楼其实我都住过了。

上研的短短两年,我也没有中止搬家的传统。头一年被学校安排在学校外面的大运村,研二才搬回了学校。

一不留神就到了该工作的日子了,头一站我先从学校搬到公司提供的宿舍,比自己租能省不少,于是坐着辆黑车到了回龙观,这个白天只能看见老人和小孩的地方,倒是安静。可是和晓禾同学见面还是很麻烦。于是后来和几个同学又在蓟门桥找了个房子合租,终于又坐着黑车从村里搬进了城。又过一年,几位同居好友又各奔东西,而我和晓禾准备一起合租了,省去了周末奔波的劳累。一位熟人给我们提供的地,月租贵点,但地方够大,住着很舒服。

舒服的日子眨眼就过去,又要开始新一轮的迁徙。现在我们新搬到了和平西桥,还得感谢我伟伟师弟提供的房子。每次的搬家,都会发现比上一次累,因为东西总是越积越多。有时候想到过一两年又得换地,许多东西能不买我们就都不买了。当然搬家也会带来一些乐趣,重新装点一下房间(虽然不是自己的),熟悉一下周边新的环境,看看有什么新的发现,这些都能带来一点程度的新鲜感。周围环境会对生活习惯产生一定的影响,比如当年离新街口近的时候,我的一个周末消遣就是骑车到新街口逛音像店,可以打发一个下午的时间。

广告:搬家免不了要找车,这里推荐一位搬家师傅——徐师傅。徐师傅住在大运村附近,当年无意中涉足了这一行,到处帮高校学生搬家,由于价钱公道,还不怕辛苦,深得学生们的喜爱。我也是从学校论坛发现大家都在推荐徐师傅。徐师傅开着一辆金杯小面包,所以不大适合有家具的人士。但对于没什么大家具的一般学生,东西还没多到要搬家公司的地步,也没少到自己能搞定的地步,徐师傅是个好选择。当天我们搬家,徐师傅收了80元,原本只是说帮我们拉过去。后来徐师傅发现我们东西多,主动帮我们把大件行李搬上四楼,省了我们不少功夫。所以如果你也在北京需要搬家,可以找徐师傅,电话13051059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