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远去,声音仍有余温

晓禾依树森林电台

小时候总是被老师叫起来念课文,念到外国名字的时候还会一本正经刻意学译制片里那种抑扬顿挫的腔调。温习功课的时候,也总觉得读出来,才更有感觉,字里行间的情绪通过声音传到耳朵,才能印象深刻。从小记性就不好,不念出来的东西,基本记不住,念出来的东西,能记住的也不多。但念出来了,即便某天忘记了确切的内容,还能感知到声音留下的余温。一年前,10万生命灰飞烟灭的时候,新加坡的一位音乐人选择了用音乐来祭奠他们。一年后,重听这张专辑,用声音连接回忆,纪念逝去的生命,也祝福他们在天堂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