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长大

农垦厂篮球场

这次回家,抽空到了单位的篮球场拍了张照。周围的环境似乎整洁了不少,以往四周长得很高的杂草都清理掉了,换成了绿色的草地。篮球架也换了新的。不过这些改变都掩饰不了这里的冷清。自从大学毕业以后,我每次回来看这块场地,都没发现有什么人在活动,莫非是我来的时间不对? 从小到大,我们这些小孩就在这里踢球长大,不是打篮球。我们喜欢踢小场地的五人制足球,这里是理想的场地。回想起这块场地上度过的数不清的岁月,最让我怀念的是这么一种感觉——每逢周末,寒假,暑假,每天下午的四点多,只要你没事你就可以下去踢球,那里总会有人等你,大家都是不约而至。这让人很有归属感。你可以某天不去,无所谓。因为是你需要这个集体,不是这个集体需要你。当然你第二天再去的时候,大家也会寒暄你一下昨天为什么没来。 就这一点来说,我很为我的童年生活而感到幸福。我了解很多城市里的小孩,或者是我们单位里的小女孩,他们的假期很多时候都没有那么丰富,也没有这样的一帮朋友。当时我们那个年龄段的小孩,刚好也是历年来我们厂里数量最多的,而且我们踢球的热情非常高,以至带动了厂里一些和我们年龄相仿的小孩也加入。还有一些不是厂里的孩子,只是我们的亲戚朋友,也都曾经来过。由于人数太多,一般我们都分四五拨,先被进球的一拨下场,下面的按顺序跟上。场地两边的石阶,当时都是给观众坐的,观众有时还是不少的,这让在里面踢球的人很有激情。

那么多年过去,这块场地从热闹又变得萧条。但曾经在这里踢过球的朋友,哪怕不是我们单位的,都对当时的这段日子,那种氛围甚为怀念。我又何尝不是。想起当年厂里保卫科的叔叔,为了保护绿化,保护球场四周停着的车辆不受破坏,不辞劳苦地拿着菜刀驱逐着我们;想起当年台风过后我们依然下去踢球,脑袋老往被吹弯下来的电灯柱上撞;想起我们在下雨过后生怕踢不了球,提前拿着扫把下去扫积水。 想起这些种种,心里不免有几分落寞。

带她到我长大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