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这趟去湛江,本来也是打算有机会去听场粤剧,可短短几天,哪腾得出时间。 某晚走到一条老街,车多街窄,路灯也少,几乎只能靠往来的车灯照明。远看街口却有一大块暖暖的红光。走近了原来是个戏班子正在备场。台下已经坐了十几排观众,占满了整个街沿,很多都是附近的老人,穿着睡衣裤拎个马扎摇着蒲扇就出来了。这气氛,让刚开始转凉的夜晚,又热腾起来。

戏台

大红色的戏台背景幕上挂着“虹霞曲艺团”的招牌,穿厚底戏靴的演员穿行在幕前幕后忙着摆放道具。乐队已经开始暖场,京胡,三弦,扬琴,琵琶,萧笛,锣鼓,声音浑厚圆润,又层次分明,抑扬顿挫。站着听了一会儿,恍惚中有些穿越了。上前一打听,还得有半个钟头才能正式开场,又站着听了会儿,在老戏迷们诧异的目光下前前后后拍了几张照,想着还没吃晚饭,只好提前离去。 最终,这粤剧还是没听成,但静下来的时候,印象中那天的暖场音乐好像偶尔还在某个地方绕着。那日的人流,车流,灯光,在那流淌着韵味的戏乐背景下,将我浑身都浓郁了。

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