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zy Mutha Fucker(大懒堂),由于歌词内容引起社会过大争议而迫于各方压力,在2003年被迫解散(这是网上说的,也许也没有太多被迫的成分)。时隔6年,在出道10年后的2009年,LMF成员再次重聚一“堂”,在新加坡和香港举办名为“The Wild Lazy Tour”的巡回演唱会,以纪念他们的出道单曲《屋村仔》发布10周年。同时也发布了09年的新单曲《揸紧中指》。 之前已经听过,但今天又在网上看到,忍不住转到自己这来,里面还有歌词,歌词里照旧有脏话。关于脏话他们以前的歌《傲气长存》里就说过——“是不是讲几句粗口就会教坏你的仔,又不见我闹一闹就可以改善社会问题。” 闾丘露薇之前在Twitter上写到:“我曾经觉得,有些政客很吵,不做实事,但是问题在于,现在的香港,如果没有了这些噪音,会变成怎样,大家心知肚明。所以,不管这些发出噪音的人出于怎样的目的,必须看到的是,正是因为他们,我们这些不出声的人统统沾了光。” (今天是6月30日。1993年的6月30日,音乐人黄家驹与世长辞。向这些启蒙影响过我的人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