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下雪了,惊蛰都已经过去好几日,这倒春寒也倒得有点过了吧。上班路上雪下得很大,尽管到处都积满白雪,整条街却有种暗黄阴郁的色调,看上去总觉得不真实,就像是被处理成HDR效果的照片,或者是放大了成百上千倍的微缩街景,而天空就是个泛着黄色半透明的玻璃盖子,不知被谁摇了摇,里面就飘起雪花来。 昨天终于去三里屯抱了苹果回家,路上新闻说雪后的礼拜一,又是两会,早高峰肯定拥堵,只是没想到今天的惠新西街南口站到9点才解除封锁,黑压压一片全是人,也不放行,上班族们就都跟那儿耗着,我还想着早点到公司看奥斯卡直播呢,没想遇到这样的事。好不容易等到放行,来了辆地铁,呼拉拉恨不得一下挤进去百来号人。我已经算排得很靠前了,也等了两拨才搭上。后来在网上看到大众在斯德哥尔摩地铁站的钢琴键盘音乐楼梯,吸引了好多路人不乘扶梯走楼梯,还蹦来蹦去自创小曲,很有创意,但回头一想这要是放在中国,估计要不了1个小时就会被踩坏。

中午收到公司邮件,女员工可以休假半天,男同事们在一旁叫苦连天,大叹不公。感觉刚到公司没坐多久,杯子里的胖大海都还没完全泡开,就要收拾东西闪人了。一路忍住没吃午饭,打算回家随便吃点,回家一翻冰箱又改变了主意,决定趁这个下午练练厨艺。于是拿了几根腊肠,一根腊鸭腿,一袋豌豆开始做腊味煲仔饭,本来想直接用电饭煲做的,后来看网上攻略说电饭煲做不出黄黄的锅巴,就翻出好久不用的砂锅,拿醋水泡了半天除味儿,一边泡好米,一边烧开水把腊鸭腿和豌豆煮好,一边洗衣服,一边还顺手自己剪了剪刘海。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做煲仔饭,但拿砂锅焖米饭的时候,水还是放多了,最后做出来的米完全不是一粒一粒的,粘软得都可以给婴儿吃了。照片放最后,因为实在觉得不怎么好看,不过味道还是很美滴。

腊味煲仔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