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oletree.com/upload/gouliandesuiyue.mp3

十年前的今天晚上,下晚自习后,我和辉颖骑车回家,那是那年冬天最冷的一天。虽然我们跟往常一样,一路聊了不少话题,但我还是时不时催他早点回去,因为实在太冷了。不适宜在外面逗留太久。

李辉颖是我整个中学年代最好的朋友,也许也是我一辈子最好的一位朋友。虽然我年纪还不大,但是也早已感到随着年纪的增大,知己的越来越难求。我从中学到现在,都是比较安静沉默的人,所以难得有几个知己。如辉颖一样的就更少了。我们从小学开始认识,到中学变成知己。性格彼此相似,却又有互补的地方。在中学那几年,我们俩因为家跟大部分同学不在一个方向,所以基本放学都是一起回去,每天的路上无所不谈。学习,足球,音乐……很多很多,虽然有些东西他不一定擅长,比如音乐,但是他也很有自己独特的观点。再往后,我们发现彼此都是暗恋同一个女生,因此谈话的话题又多了一项。我们却不是情敌,一直都只是互相怂恿对方努力,自己从来不努力。

我们几乎每天都聊很长时间的天,却很少发现聊到没有话题的时候。经常的情景是,因为他家比我家还远一点,每天先骑到我家楼下,我妈在阳台看见我已回,便开始摆桌吃饭。结果等了半天我都没上去,我们俩在楼下一圈圈地绕,还在聊。长此以往,辉颖在我看来像家人一样,因为从来不会担心这份友谊会变淡或者失去。我们只要一见面就有一种很放松舒服的感觉,什么都可以说,什么都无所谓。 高二以后,由于大家不同班,学习也忙,见面的次数开始大大减少。一直到高三寒假前,他又开始来学校晚自习,于是我们又相约晚上一起回家。这才又开始了狂聊的日子。那几天辉颖说了很多,有高考后的抱负,以后的理想,还有高考完要向那位女生表白等等。但我也只顾起劲,却记不住太多——人就是这样的了。之后,他说过的这些事当然没实现,也被我错过而消散。

前几年寒假,在去北京的火车上,我们几个初次认识的湛江一中校友,晚上睡不着围在一起讲鬼故事。当中有比我大的师姐,也有小我们几届的小师妹。大家说到各自的料都快没了的时候,那位小师妹突然说:“前几年一中好像有个学生去世,好像时候还有些灵异的现象,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当时的感觉,也许是很厚很厚的一块玻璃,被用力敲了一铁锤。我看着这位可爱的小师妹,在讲着一个似乎跟大家都挺遥远的事情,大家偶尔发出惋惜的嗟叹。而当时的当事人——我,时隔几年后就坐在旁边……

十年过去了,自己经历了不少痛苦,也有不少幸福的时刻;认识了许多新的好朋友,也疏远了一些老同学,因为自己木讷的不擅经营。变化算不上少,但我还是忘不了十年前,我曾有过一位那么好的朋友,和一份那么值得珍藏的感觉。回想十年前,辉颖离开之后,我所做过的一些不成熟的抉择,以及面对问题时的手足无措,就很清楚他在我心中的地位。

十年前,我当时的同桌黄文凯跟我说过一句话“过一段时间后,没有什么人会再记得这些事了”。我忘记他当时说的“一段时间”是几个月还是几年了,但在十年后的今天看来,也早够了吧。现在已经十年了,不知道除了我,是否还有当年的同学会偶尔想起你呢?辉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