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难得北京能下一整天的雨,屋里屋外顿时清凉不少。 上网看世界杯,调小了声音,一边开了琴,练着久石让的Summer,奇怪的组合,不过感觉很夏天,而且比听Vuvuzela的嗡嗡声强多了。 端午节那几天本来打算做电台,结果先是上火再又肚子疼,又有了理由拖着。博客也很久没写,天天看着排名一路跌停,还是没有想写的冲动。 第三天去新城回来的晚上开始雷雨,过天桥去坐车的时候看见闪电那么近地在楼顶劈开,就想起乐山的夏天。 有一年,还上中学吧,连日暴雨,船都开到家门口的小路上了,我和我爸兴奋地撑着伞去滨江路散步,闪电就在江面上来回劈着,雷从头顶轰鸣着滚过。后来想起都有些后怕,脚下是快到膝盖的水,要是被雷电击中,很容易导电吧。 每逢北京桑拿天,我和小树总会说,这要是在南方,傍晚就该下大雨了。两个人一边怀念南方凉爽的雨天,一路争执着广东的雨大还是四川的雨大,然后他说他们那儿会有台风天,我就只好罢休。 今年南方的暴雨来得太早,也太猛。一年刚刚过半,好像已经遍历了各种天灾,真不是好兆头。 南方的雨水要是能分点给北京就好了。 北京的雨天还是太短,才一天,又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