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想过告别学生时代这么多年以后,还能拥有一次寒假。 1月29,打包完办公桌上最后剩下的两个杯子,点了“发送”按钮发出一早就写好存在草稿箱里的告别信,关上电脑,跟同事们再见。走出公司大楼,阳光明媚得有些晃眼,有那么一瞬间有点不知所措,很快想起要去宜家,去物色一张打折的电脑桌。就这样,我工作以来的第一个寒假,不确定会不会是最后一个,就这么开始了。 一个月前刚刚休完两周的婚假,那两周哪儿也没去,被朋友说成暴殄天物,这回,估计回老家前也不会去哪儿了。算下来春节前也只有两周,这个寒假毕竟还是不能跟学生时代的寒假相提并论。不过,能有这两三周自己的时间,我也是知足了。 这两天在家,睡到11点,起来洗个澡,白天还是像往常一样看看GReader,下午练练琴,玩玩游戏,饿了外出觅食,回来看个电影,再看几集生活大爆炸,等依树回家。这样过了两天,总觉得有些惶惶,想给博客写点东西,又不知从何写起,记录生活吧,好像又没什么可写;写影评吧,自从参加过那个每天写一篇影评的活动后,发现自己写来写去,总是差不多的感觉,再加上后来终于意识到看电影真是一件极其自我的事,推荐其实没什么用,之后,就很少再写了。 昨天晾衣服的时候,听到邻居安排正在休寒假的儿子每天几点练琴,几点写作业,几点看电视,突然想到自己童年的寒假也是这么过来的,就想要不要也给自己的这次寒假列个计划。什么时候做电台,什么时候写歌,什么时候看看书。

今天看了一篇博文,一个人的好天气,是的,以那本小说命名的一篇小文章,在the Ludlows的音乐中看完后,那份安静不期然地就回来了,我才突然意识到这些日子,自己实在还是浮躁,即便表面上已经卸下最大的包袱,应该以最轻松的状态度过这个难得的寒假,可内心却还在庸人自扰,始终放不下。说是不适应也罢,最根本还是浮躁,把一些外界的东西看得太过重要,遗失了简单和平和的内心。 大概这就是文字和音乐的力量吧,让我在寒假的第三天及时找回了遗失已久的那份宁静心情。打算明天开始读读青山七惠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