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世间情是何物,我真是不知怎样答, 我有点后悔,如果我在1976年加入香港的那个革命,我就知道怎么答了…… 是在1976年,我们香港人正式将“识一个女孩”这种说法叫作“沟一条女”, 这个革命刚刚开始时,遭受了很多阻力, 其中最大的阻力就来自于教育界…… 我很记得当时我的书友在老师面前讲了一句:我想沟果条女啊 老师说:你过来!沟什么一条女?女仔——是一个个的,不是一条条的。回家罚抄写“一个女仔”一千次给我! 我同学说: 睬你都傻! 我老师说:啊?你驳老师嘴?你驳老师嘴?你条死仔你驳老师嘴? …… 问世间情是何物,我不会答。 但是他们会答——情是何物?情是死物罗。 这场革命继续发展下去,越来越波澜壮阔, 慢慢我们生活上很多常常用在两性关系上的字眼 统统被一些通常不是用在人身上的字眼所代替。 ——黄子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