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去了丰宁坝上草原,主要娱乐是骑马。

坝上草原

我骑的那匹叫“贺老四”,一叫“贺老四”,它就屁颠屁颠地开始跑。不过我叫没用,得带队的向导叫。贺老四太胖了,长得跟牛似的,肚子屁股都大。向导说它平日是干活的马。胖的马自然跑不快,一路只能是小跑。马小跑非常要命,因为不大好找节奏,我在上面被他颠来颠去的,第二天尾龙骨就痛得很。一路上四个小时“贺老四”还算老实,没给我整出啥事来。只是一次在我转身整理包的时候,这小子跑树底下过,它自己迅速从树下钻过去,我一转身,迎面来的树枝就抽出我脸上一道疤。顿时我觉得眼前模糊,原来眼镜掉了。心想完了,肯定掉后面了,可“贺老四”还在往前跑。我蒙眼低头看了看,那眼镜竟然挂在“贺老四”长长的鬓毛上,我赶紧抓起来戴上,也算不幸中的大幸。只怪“贺老四”只顾自己身高,没想到它上面还驼着一个人呢。 回程的时候,有人问向导“贺老四”算不算好马?向导说:“当然是好马,宰了吃比别人多几十斤呢”

坝上草原

上面这匹小一些的马是“贺老四”的兄弟,喜欢一边跑一边放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