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冲凉,喜欢关上灯,整个人陷在黑暗里,借着窗外不远处路灯的微光,看水从花洒泄下来。 一开始,只是懒得去拉窗帘,便索性关了灯,结果发现自己渐渐爱上这一小段黑暗里的时光。有一种可能,也许能解释我为什么会如此喜欢这样,大概因为在黑暗里,不会觉得自己视力不佳,反而会因为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就心满意足。 浴室的窗外是一棵很大的树,平常不关灯的时候你几乎看不到它,关上灯,树枝的轮廓,树叶的轮廓都清晰起来。它们在风里狂乱地摇晃,再远处是静止的街道,上了灯,每盏都是一团光晕,昏黄地点缀在半空。望着那些点点微光,你会想象在那下面会有什么样的人走过,每个人又带着什么样的故事,直到浴室里逐渐弥漫的雾气湿润了你想象中的故事。

黑暗中,听觉也会变得灵敏起来。听风声萧萧而过,渐强渐弱,偶尔还盖过浴室的水声,听过路的车渐行渐远,消失在声音的黑洞,这个时候,你会想念起一些老歌,比如前一阵在电台放过的Nick Drake,想念起他的那扇圆形的窗,和窗外同样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