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醒得都很早,爬起来一看才6点。阳光已经很好。 总在临睡前忘记拉上窗帘,因为窗帘底下放着CD机和音箱,每晚总是听着CD入睡,开音箱的时候总嫌窗帘挡着,要先拉开,然后就忘了再拉回来,直到大清早日光恣意倾泻,才醒过来,爬下床,鞋也顾不得穿,光着脚拉上窗帘。 林语堂说:夏日之夜,犹如苦竹,竹节细密,顷刻之间,随即天明。不知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年代,夏天是不是会更多产些。早醒的时候,总有些清淡的意味,好像吃了很久的素食,不食油烟的感觉。清晨还有难得的凉意,即使阳光已经有些刺眼。关上窗就很安静,偶尔听到窗外扫大街铲子戳到地面清脆的延音。倒也不觉得困顿,倘若再躺一会,也能沉沉睡到闹钟响。

想来大概跟前一阵睡觉总被蚊子骚扰有关。今天正好看到梁实秋写蚊子 “一,蚊子奏乐,二,我挥手致敬,三,乐止,四,休息,五,我不当心,碰到蚊子的嘴,六,蚊子奏乐,七,我送客,八,我痒,我抓,九,我还痒,我还抓,十,我睡着了。” 勤子说 “我老觉得他们这些人把后面人的才华都用尽了,好邪恶哦”,哈哈。有那么两次进行到三,我居然拍着了蚊子,然后就得意起来,以为自己每次都能抓到,结果落得全身四五个大包,总在天快亮时才在白墙上发现吃饱休息的蚊子,拍下去,全是自己的血。 还是乖乖拿出蚊香。睡倒是睡得安稳了,却已经习惯在清晨日光照进来的时候准时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