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架子花花草草最后只剩下绿萝和铜钱草, 空花盆也变得越来越多。 想想自己以后还是不要养难度系数高的植物了吧,养那些最便宜也最好活的,像绿萝这样,不怎么管它也长得好好的。 那盆小小的猪笼草,从买的那天起就从来没吃过虫子,完全颠覆了我心里对猪笼草的期待。因为是热带雨林植物,喜欢高温潮湿的坏境,但北京又总是太干,于是每天洗澡的时候都会把花盆抱进浴室,一起淋浴,所以每天笼子里的水都不少,可即使是这样的努力,还是不能挽救它的持续枯萎,终于有天连叶子也一起枯掉了。 在它之前,那盆最高的白掌也已经蔫了,大酒杯样的花瓶被我拿来水培绿萝。铜钱草在经历一次分栽后,差点也快不行了,还好及时转移到了窗台上,那里在每天早上有那么一两个小时能晒到太阳,结果两盆铜钱草就都向着阳光的方向努力生长着。

以前放铜钱草的小水缸养了几尾小鱼,叫孔雀鱼,一天到晚总是很生猛地游来游去,只要有光线,就一刻不停。晚上回家刚开灯的时候,会发现它们大都沉在水底一动不动,一定是睡着了,但因为光线的缘故,过不了一会又开始兴奋地游起来,直到我们睡觉,都还在游。这些可怜的小鱼完全被我们搞乱了生物钟,城市生活让它们再也回不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醒着的时候总是漫无目的,躁动不安,到处寻觅食物的踪迹。一旦有人影靠近,就全都聚过来,以为又有吃的了,好像从来也不会觉得饱,之前饿了它们一天,就发现水草也被当作了食物,还真是饥不择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