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广东的时候,但凡汤汤水水的东西我都爱。广东人把甜汤叫糖水,听着就很甜蜜。春节回家喝糖水,才知道糖水里放的不是一般的白糖,而是一种叫冰片糖的东西,难怪以前在北京做糖水,用多少白糖都不觉得甜。还听说白糖都是加了硫化物才那么白,以后还是少吃为妙。于是带了好多冰片糖回来,准备再试试煮糖水。 清明放假那几天,买了竹荪炖乌鸡汤,剩下好多泛黄的竹荪衣,闻者有股刺鼻的味道,于是拿水泡了一整天,闻着差不多没味儿了,拿来和绿豆一起煮,可惜煮到一半竹荪的怪味又出来了,一大锅甜汤白白浪费了。可恶的奸商,还告诉我说有人专门买竹荪衣来吃。这股怪味,应该没人能受得了吧。 有了第一次的教训,还是乖乖拿银耳跟绿豆煮吧。绿豆和银耳早早泡开,大火煮开后,拿小火慢慢熬,一路闻着甜甜的绿豆香味慢慢溢出来,直到满屋子都是甜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