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时不时有些忐忑,发觉自己还是不够淡然。特别是身处嘈杂的环境中,又往往虚晃地忙碌,没时间静下来细想,结果心就乱了。其实可能回到家,慢下来,退一步审视眼前那个瞎忙的自己,捋一捋在白天看似纷乱的线索,倒很容易就清醒了。只能说自己修为还不够。今天看到一段柴静回忆陈虻说的话:

你必须退让的时候,就必须退让。但在你必须选择机会前进的时候,必须前进。这是一种火候的拿捏,需要对自己的终极目标非常清醒,非常冷静,对支撑这种目标的理念非常清醒,非常冷静。只有你非常清楚地知道你的靶子在哪儿,退到一环,甚至脱靶都没有关系。环境需要你脱靶的时候,你可以脱靶,这就是运作的策略,但你不能失去自己的目标。

什么时候退,什么时候进,是一种火候的拿捏,取决于自己的终极目标。只有清楚地把真正想要做的刻在心里,不清醒的时候静下来想想,忙碌的时候退一步看看,才不会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