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人们任相同的问题害他们好几年惨兮兮,而他们其实可以说:“那又怎样。”那是我最喜欢说的话之一。“那又怎样。” “我妈不爱我。”那又怎样。 “我丈夫不跟我上床。”那又怎样。 “我功成名就但却依然孤独一人。”那又怎样。 我不知道在我学会如何玩这一招之前是怎么度过那些年头的,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学会,但是一旦会了之后,永远都不会忘记。——安迪沃霍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