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苏州的三天,下了两天半的雨。在路上听导游说,一年365天,苏州有200来天都在下雨,所以来苏州,下雨是正常的,不下雨才有些不正常。不知真假,倒是很享受这样的雨季。 还没到梅雨季节,就提前感受了江南的雨季。潮湿的街道和空气,总是很有故事感,散发着市井和闲适的味道。这里的雨时常是绵密的,天气预报说的中到大雨,也只是雨更大更密了些,却始终是柔和的。本来一直不太喜欢这种淅淅沥沥的雨,总感觉夏天得是倾盆大雨才够爽,可是到了苏州,你会忘记这样的喜好,你几乎就不会期望一场狂风暴雨,不会期望电闪雷鸣,似乎那些娇翠的小桥流水和柳暗花明天生就适合这样的绵密。

沿着山塘街步行去虎丘,雨越下越密,人越来越少,河边的人家坐在屋檐下看匆匆的我们,每家门上都挂着艾叶和菖蒲。路过一个菜市,两米来宽的街道两边摆满新鲜的蔬菜和河鲜,也有卖艾叶菖蒲的,都是串起来的一大束,可惜我们路途遥远,不然真想买一把。这条路游人很少,却有最纯粹的苏州市井生活。岸边几乎都是老房子,老街坊家的孩子们结伴在雨中游玩,岸上落满白色的栀子花和不知名的粉色绒花。一切都很安静,只有雨声,这样的景致下,真想慢下来,留下来,过上好多年。

最后一天去了木渎,也一直下着雨。比起周庄和同里,木渎的游人少多了。逛严家花园的时候,走上很远都遇不到一个人,这在国内的旅游景点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于是在庭院里绕着,在不同的地点录下雨声,一会儿坐在回廊听旧时庭院的雨打芭蕉,一会儿又倚在窗前听屋檐滴下的雨声。一座四面通透的大屋,面朝池塘,池塘里是小荷才露尖尖角,但真的有接天荷叶无穷碧的感觉,又有锦鲤游戏其间。趴在岸边喂了会儿鱼,看雨水在荷叶里越积越多,直到把荷叶压弯,倒掉后,荷叶又再立起来。雨水从上一层的荷叶流到下面的叶子上,再一层层流到最下面,循环往复,我却好像百看不厌,想象着这个院子的主人是否也曾这样看过这一池荷叶。静谧,再也没有比这一刻更美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