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

walk

从小跟着我爸走路,我爸是那种可以把走路走出美国大片节奏的人。小时候,他走前面,我和妈妈跟在后头追,我妈还穿高跟鞋,结果现在静脉曲张,不知道和这有没有关系。虽然被爸爸锻炼得走路可以很快,但骨子里还是个喜欢慢慢走路的人,而且是慢得要死那种。记得有年春节同学聚会,大家甩火腿走路去聚餐点,我和萱狗一开始在最前面,后来发现人都不见了,打电话,才发现别人都走到了,我们俩边走边聊,掉队了整整两个路口。 习惯走快路,可能会比较容易适应大城市的生活。坐一回北京地铁就知道,慢只能是因为人太多堵住了。每次换乘,人潮都是汹涌而出,汹涌而入,上班的地铁换乘站,更是有许多跑起来的人。这样日复一日,不适应也适应了,但慢慢也发现,适应并非喜欢。

回老家或者去小城市旅游,常常感慨路上行人的悠闲,其实只是因为当下自己心态悠闲,看到的才都是悠闲,小城市也有不少像当年跟在父亲后面的自己一样,匆匆走路的人,只是旅途中的自己,会主动过滤掉这份匆忙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