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到-7℃

回到北京,从17℃掉进-7℃的城市。心情并没有想象中的安逸。

在深圳的时侯想,虽然很喜欢这座南方城市的温润感,但回到北京的时侯还是会有“终于回来了”的感受吧。如果什么时侯回去已经没有“终于回来”的安稳感,或许那就真到了考虑离开的时侯了。

结果这次回来,真的没有想象中应有的亲切感。

亲切感这个词让我想起《金福男杀人事件的始末》,那么多年的儿时玩伴,金福男眼里温暖的希望,却让她始料未及地感受不到一点应有的亲切感。城市和人也是一样。以为在其中生活了那么久,足够日久他乡似故乡,结果它还是以这样一种疏离的天寒地冻来迎接你,看上去阳光灿烂,一出门才明白只是假象。 第一天回来,头晕晕的,反应也有些迟钝,大概是头天晚上没睡好的缘故。

最后一条鱼也死了,应该已经很多天了。鱼身上长出一簇簇细软的绒毛,在水里漂着,像展开的一对羽翼。水草倒是长得很好,生了根又发了芽。还有一盆水培铜钱草,满满一缸水,全干了。 迟迟不想打开电脑,我发现我其实挺适应没有网络的日子。这么久没上网,上了也无非是刷刷微博,上上豆瓣,看看同事朋友们的动态,不看好像也无伤大雅。 希望这只是节后综合症,这样的话,过不了两天就会好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