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听说一个词,highmover,指的大概就是像我这样从年轻时就离开自己的家乡,出去看外面的世界,然后,大学,工作,也一直在更换城市的一类人。回想自己小学的时候就已经离开四川去上海,大概就是那时候开始注定了自己不安于一个城市的命。第一次去到陌生的城市,小小的我已经体会到大城市对人特别是外乡人的疏离感。又因为离开得太早,小学毕业回四川的时候,老家这个词也并没有多强烈的亲切感,反而看到周围那些从小玩到大的同学朋友,也会有小小的疏离感。故土于我好像只有一些人和事的记忆,始终没能撩拨起宣传片广告片上触动泪点的情绪。以前都把这些归为自己记性差,现在想来更多该是从小就离乡背井的缘故。

北京算是待过最久的一个地方。毕业后顺利拿到户口,好像可以用所谓新北京人的身份开始生活了。但一年年过去,一直没觉得这是属于我或者我该属于的地方,从小就有的疏离感一直存在。从万寿路,到十里堡,从万寿寺,到和平里,在北京也换了不少住所,好像从来就更适应这种房客的身份。这样很好,加上工作的地方,诺大个北京城到处都是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印记。 说起来在上海也住过好几个地方,沙市二路,永安里,茂名路,都只剩下模糊的印象了,在完全忘记之前应该再回去看看,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当年住过的石库门亭子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