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单行人匆匆走过 呜咽列车缓缓开过

路口街灯里 白色雨纷飞 路边水洼处 霓虹影乱碎

冷雨夜 我躺在总也睡不暖的被子里 听窗外间或响起的雨声 冬雨不大,绵密而细长 本来无声,只偶尔会滴下一颗撞到窗上,啪的一下粉身碎骨 或是被来往的车辗过,扑倏倏地发出碎响

南方的冬雨越下越冷,头一回要在这么南的南方经历一个完整的冬天。 “广东以外的地方都是北方”,广州的同事说,“连海南都是”。 好吧,原来南方的冬天也不都是暖的。

那天傍晚,下了四天的雨终于停了,清冷的空气里,扑倏倏的声音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