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放逐》片中,黄秋生、吴镇宇等人为了帮助张家辉完成最后的心愿,一起到张兆辉位于疯堂斜巷的旅店,也就是大疯堂艺舍,找他帮忙。

fengtang_2

疯堂斜巷本来只是我们电影景点的一站,第一天的漫游错过后,第二天重新逛过来,竟在这儿流连了大半天。疯堂斜巷之所以叫「疯堂」,源于澳门第一任主教卡内罗曾在这里附近设置痲疯病院。如今的疯堂斜巷是一条欧陆建筑风格的街道,也是澳门创意产业的小中心,是一处类似于国内创意园的地方,只不过规模要小很多;比起挤满游客的大三巴和议事亭前地,这里游人稀疏,宁静安逸,最适合在午后暖阳下闲庭信步。

疯堂斜巷

从路边的海报看出来这里经常会有“疯堂天地”等街头艺术活动。我们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一个名叫“黄昏小叙”的小朋友乐团演出,孩子们用小提琴,键盘,手风琴,演奏一些老歌,有几位可爱的小朋友似乎都还不会按弦,在里面扮东郭先生。演奏的曲目有西方的欢乐颂,竟然也有红色的“歌唱祖国”,真是和谐。家长和路人就在旁边安静的围观,看着这帮演奏还不成熟的小朋友,大家倒都觉得很满足。

疯堂斜巷

从仁慈堂婆仔屋拾级而上,便是疯堂斜巷创意基地所在 —— 疯堂十号创意园,小小的一栋三层楼里,旋转楼梯往上,每一层都设置了各式展览,大多是年轻人的插画摄影。每个房间都无人值守,但都有留言的小本本。即便空间逼仄,却也小而有趣。去的时候我们还正好碰上一位医生的小型画展开幕式,煞有介事的开幕式剪彩结束后,主持人还招呼底下的游客一起上台合影。感觉这里的展览水平,虽明显不如国内,但政府和这些5,60岁的掌握权利的这部分人,对年轻一代的文化创意产业还是相当支持的。这让我有些羡慕澳门的年轻创意人,虽然暂时的水平不够,但仍有空间能安心下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这在竞争惨烈的国内实在是不可想象的事。

疯堂斜巷

疯堂斜巷后面有座圣味基坟场,坟场中间有座小教堂,有人在拍摄婚纱照。坟场上每一座墓碑都是不同的,背后矗立着各式雕塑,这大概是我见过最美的坟场了,真的感觉到这些前人就那么安静地躺在这里。傍晚我们在孩子们的小提琴声中慢慢走远,石板路上空无一人,安静得让人想在阳光下就此睡去。回想澳门这座小城,竟让我们比对香港更加留恋。

疯堂斜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