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诞生记

梦开始的地方 2014-8-27

我设想过100次我们偶遇的情形,却完全没猜到会是这样。 那天泳池的人很多,我纵身一跃沉到池中时四周还有乌泱乌泱的人群,还好前方一路畅通。我放肆的向前游着,池水在阳光下闪着光,有那么一小会儿,即使闭着眼,也闪得我有些眩晕。水温怡人,我忘了自己正游向哪里,好像在这温暖的水里游着本身就是目的。视觉是奇怪的,睁眼时宽阔的泳池在闭上眼后立刻变成了狭窄黑暗偶尔波光粼粼的匝道,我只顾往前冲,奋不顾身却又毫无缘由。旁边的水道突然游上来一个人,可下一秒他便沉入某个深不可测的陷阱,水面冒了几个泡泡又恢复了平静,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我突然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什么泳池,而我正在崎岖的水道上宿命般游着。 刚开始还能看到一点亮光,越往前就越黑了。现在,周围只剩下一片黑暗。我还在往前游着,身旁有柔软的水草拂过。突然眼前一黑,我像是被强大的力场吸引,重重地撞到了一面硕大的墙上,柔软的墙,甚至我有些喜欢它的温度。这便是终点了吗?我终于停了下来,这面硕大的墙拦住了我的去路,虽然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去哪儿。只是,只是为什么水流开始从身旁反向划过,突然我意识到这面巨墙正在朝我来的方向缓慢移动。我紧紧吸在墙上,墙面开始往里收缩,我的头穿过了墙,然后是长长的身子,一点一点被墙吞没,奇怪的是,我一点没觉得恐惧,反而有种前所未有的快感。 当我和另一个我相遇,我们便融合在一起,继续未知的旅行。偶尔,我也褪下身体的一部分,让它飘向远方,我更愿意理解成它是为了去寻找更多的我而离开的。浮游的感觉很美好,水温暖地包裹着我,即使在黑暗里也觉得悠然和安逸。在漫长的漂流过后,我终于在一处温暖潮湿之地靠岸了。分裂和融合仍在继续,我们就像在迫不及待寻找最亲密的自己,一刻也没有停下。直到有一天,若干个我向我游来,我们抱在一起,变成了更大的我。

鱼的诞生 2014-09-27

我和数不清的同伴们浮游在温暖的大海中。白天,阳光穿过海面,照在我们透明的身体上,我们的身体于是变化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夜晚,月光清凉洒在水面上,我们于是浮出水面,享受一天中最后的光芒,然后沉入水中,安详睡去。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们漫无目的地浮游,旋转,摇曳,在每个瞬间分裂,生存,死亡,这是一片自由而美好的水域,我们徜徉其中,从不问为什么。 渐渐的,白天日光的强度越来越猛烈,夜晚的海水越来越冰冷,我亲眼看到许多同伴在烈日的蒸烤下瞬间消失,也看到很多同伴在寒冰一样的夜晚再也没有醒来。我和剩下的同伴们于是抱在一起,希望自己能变得强壮,希望我们的身体能抵挡酷暑和严寒。经过不断的分裂与融合,我逐渐变大,终于我长出了皮肤和鳞,鳍和尾巴,嘴和眼睛,我变成了一条鱼。

从海里到陆地 2014-10-27

海里的生活并不安定,无论我们怎么长大,总有比我们更大的鱼。每天,我都会眼睁睁看着同伴被大鱼吞下,或者被潜伏在珊瑚丛,海草堆里的发光水母,八爪鱼袭击身亡。 有一次我正在一大片珊瑚间觅食,突然来了一只巨大的海蝎,海蝎巨大的坚硬身躯挥舞着利爪吵我压过来,我只能愣在原地,等待死亡的到来,没想到身后漂来了一大片三叶虫群,海蝎毫无留恋的抛下我,挥舞着利爪,冲向三叶虫群,我再一次得救了。 海里的日子就是如此,每一天都生活在恐惧与侥幸中。每次我浮游到水面时,都会望着陆地的方向祈祷,盼望着我能到陆地上生活。终于有一天,我长出了四条腿,一跃而出水面,爬到了岸上。

荆棘之地 2014-11-27

陆地,我终于来了!在我的第一只脚接触到陆地的一瞬间,我突然就感觉踏实了。然而等待我的却远不是我想象的那般美好。 这是一片荆棘之地,我努力爬着,却仍旧缓慢。黄色的大地上,张牙舞爪的锯齿状干枝在我头顶直插进明晃晃的天空。我必须小心翼翼地躲开那些潜藏在沙里的荆棘,即便我的皮肤已经变得坚硬,但仍然有被荆棘刺破的危险。正午时分,我会把整个身体埋进沙里,因为烈日的温度足以晒化我的皮肤。等太阳没那么猛烈了,我再探出头来,继续缓慢前行。数不清我爬了多少天,在漫长的行进中,我看到遍地晒干的尸体,有些直接被烈日烤焦,黑乎乎的蜷在沙上,有些只剩下一具干枯的空壳,里面的身体不知去了哪儿。这当中有我的同类,也有别的各种生物。它们永远都无法抵达目的地了,只是我的目的地又到底在哪里?

水的记忆 2014-12-27

这天我拖着沉重的腿继续前行,眼前是一座冒着浓烟的大山。黑色的灰从山顶飘落,就快把橙色大地变成黑色,我踩着黑色的粉末朝前爬着,天空飘落的灰也快把我整个覆盖了,我甚至以为我就要葬身于这片黑灰之下。 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受到迎面而来一丝微弱的清凉。遥远记忆里水的印象被唤醒了。眼前的橙色大地上开始出现星星点点的绿。再往前,绿色渐渐多起来,最终替代了橙色。有绿色的地方一定有水,突如其来对水的渴望让我忘了旅途的艰辛,长久的爬行让我的四肢变得强壮起来,这会儿更是奔跑起来,向着大片的绿色。

巨兽 2015-02-27

洞是往下的,洞口其实很大,被浓密的草和垂下的树枝覆盖着,很难注意到,与其说是洞,不如说是一个深坑。洞里更是宽阔,四处是密布的植物,左右各有一条小路通向黑暗的洞穴深处。我顺着一根下垂的老藤降到洞里,正犹豫着要不要顺着通路进到漆黑的洞穴深处,远处传来一声巨大的嚎叫,一群受惊的鸟从远处的树林上方飞起,扑倏倏地四下逃窜,接着地面开始微微震动起来。 脚下的震动越来越明显,能听见树叶撕裂的声音,由远及近,像是朝我这边来了,那一定是一只巨兽,我能感觉整个身体都开始震动,到最后我的身体被震得离开了地面,然后跌落,四周的草木也随之震动飞舞。天空突然暗了下来,我抬头便望见了那只巨兽,它身上披满青绿的鳞甲,和周围的树木融合在一起,我忘了逃跑,也可能是震动让我的身体麻木了,我想下一秒它就要踩到我了,结果它却一步就跨过了我在的大坑,它巨大的尾巴拖在后面,扫荡着林中的植被,千万片树叶掉落下来,覆盖在我单薄的身体上。我竟然没死。

洞穴 2015-3-27

掀开覆盖在身上的落叶,我再一次环顾四周,从林间投射下来的阳光变得稀疏,此时离巨兽离开似乎已经过去很久,我大概在极度惊吓过后,累得睡着了。也许今晚可以再在这里好好睡一觉。这样想着,眼睛却不由自主望向前方黑黝黝的洞口,也许到洞里去会更安全,但万一洞里有别的什么东西呢?毕竟刚刚躲过一劫,似乎证明外边的巨兽对我这样的微小存在毫不在意,当然也不知道入夜后待在这里又会有什么样的危险,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往洞里走走看,更隐蔽的地方似乎总是比敞开的地方更安全。 似乎我天生就属于黑暗。在黑暗的洞穴中爬行,我竟然可以“看”见周围的障碍,而不至于撞上。洞里有些潮湿,时不时有水珠从头顶滴下来,有时滴到我脸上,我伸出舌头一尝,有一股发霉的味道。黑暗中有极微小的虫爬过的痕迹,比我还要微小,要不是闪着荧光的足迹,我不会察觉到它们的存在。我于是顺着足迹往更黑暗的尽头走去。洞里阴冷的寒气掠过我的皮肤,浸入骨髓,把整个的我从外到内裹狭起来,我在这寒冷的襁褓里忘记了瑟缩。 荧光通向哪里,我也不知道。这一路对我来讲都是未知,从海里到陆地,从沙漠到绿洲,我只是拼命游着,爬着,向着冥冥中的所在。

绿洲 2015-1-27

原来这就是我的目的地:绿色森林。 此刻,绿色已经占据了我的双眼,各种深深浅浅的绿从脚下延伸到空中。刚刚踏进这片森林时,头顶还能看见天空,越往里走,绿色便越发浓密起来,除了偶尔投进叶片间的阳光能让你知道天空的方向,其他时候,天空已经被森林隔绝在外面了。我前一秒还在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清新空气,下一秒就意识到了巨大的危机。身后不远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在尾随着我,那是死亡的气息,潮湿而阴冷。我在深深的草丛间寻找适合栖息的地方,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终于在一棵巨树下找到一个洞穴。

终点,起点 2015-04-27

我大概对时间的概念向来免疫,所以不要问我到底爬了多久,我猜用你们的概念应该是很久很久,但对我来讲似乎只是一瞬。 突然之间,洞的前方变得明亮起来,两旁却渐渐逼仄,我甚至有些怀疑能不能爬得到那光明之处。身后传来轰隆隆的沉闷声响,我迟疑了一秒,那声音已经由远及近,追着我来了。来不及回头,一阵潮湿的风袭来,带着更深的寒意,水珠刚打在我头上,我的整个身体便被汹涌而来的巨浪吞没了,我只感觉自己像再一次沉入记忆深处的海底,却无力游动。 醒来,我发现自己浮在水面上,水还在缓缓往前流动,我却卡在两块洞壁之间。我几乎可以看到洞口了,但我却无力往前。我停下来,有些泄气,也可能是水的浮力让我回想起身为鱼的日子。险恶不再,只剩浮游的逍遥,我竟然有些怀念。此刻我只想美美的睡上一觉,我已经太累了,太累了。 “加油,就快出来了”。有个声音从远处传来,极细极轻的飘进我耳朵。我睁开眼,洞口的光照进我眼里,那是我的目的地吗?会是怎样一个地方,是不是不再有严寒和酷热,不再有被更强壮的动物吃掉的危险?我望着那光,心里升起极强烈的渴望。我突然想到如果我还残留着鱼的特征,那我的身体应该足够柔软可以通过窄道,只要我再用力一些,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我一定要去看看我的目的地。 我把头往窄道里探去,用尽全身力气往前挤,在一阵咔咔作响之后,我几乎是滑出了洞口。 强光让我睁不开眼,慢慢适应过后,我看到自己被一群毛茸茸的家伙围在中间,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也是毛茸茸的,原来我变成了一只猩猩。最大的猩猩从我身旁一堆燃尽的篝火中捡起一根木棍,指向天空,发出呼呼声,大家也都跟着发出呼呼声,像在欢迎我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