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没有回复的一封听众来信

晓禾依树电台已经停更很多年了,去年某天,我们收到一位听众的邮件。在此对这位听众表示真诚的感谢。最近几年的忙碌工作生活,有时也很是迷茫。某种程度上我们是彼此温暖,互相鼓励前行。虽所处不同时空,未曾谋面,你的主动来信让我们觉得不孤单。看来我们都应多主动向朋友表达爱。

来信内容:

Hi你好,你可能不记得我了,晓禾,我是赵已然那一期的写者。这封email不是要拜托您什么,我是突然之间想表达一下我有多么感谢你。

我第一次听到你的电台是在小学秋游的大巴上(那时候你好像才做到第四期第五期),那天的天气我还记得,就像今天的温哥华,有一点冷,天气很晴朗,总之是个好日子。我偷了妈妈的iPhone(那时候好像还是4?)然后随便点进了你的iTunes频道,你的声音真好听,我听了一整个路程。

在之后的几年,我一直在follow你,对于我而言,我觉得我今天个人对于音乐的态度很大一部分是受到你的影响,尤其是对老音乐的敬重。最喜欢的一期大概是民权运动家Pete Seeger那一期,初三那一年我抑郁症做什么都感到没有希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Pete Seeger的声音让我觉得活下去有指望。每一天上学,我都听着这一期默默给自己打着气,我觉得这一期我绝对听了不下二十遍。你还做过很多别的内容,比如Tom Waits, 辛波丝卡,林生祥……这些都是我忘不掉的名字。谢谢你带来这么多很棒的内容,这些大多不为人所知,然后你解开他们的一生,让我感受到了一个人可以散发的力量,我甚至觉得,这本身是一种伟大。

话说得有点乱,但是我发自内心很感激着你做这样的一个电台。晓禾依树陪伴我长大,再过四个月,我都要18岁了,这九年,你的电台对我意义非凡,陪我走过了很多艰难。真的非常谢谢你。最后,祝你生活幸福,小孩很可爱很平安地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