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来看,科技越发达,个人隐私会越少。人们在获取便利性的同时,其实也在不知不觉地一点一点把自己的隐私范围缩小。—— 张小龙

隐私是如何一步步出让的

在众多应用里,聊天应用是最能影响社会大众的,毕竟人与人大部分的互动都发生在上面,同时它产生的隐私问题也是最严峻的。我们是怎么被诱惑,开始出让自己隐私的呢?

那时五个以色列程序员开发了聊天应用 ICQ,ICQ 早期的版本其实就具备了现今聊天应用的常见功能,比如聊天记录,搜索用户,联系人分组等等。

不过在56k拨号调制解调器的年代,有个问题是:人们始终无法在线,所以经常登上去看起来很冷清,也不知道朋友什么时候来。于是他们设计了一个新功能:“在线状态”,也就是当你一登录,你的朋友会立即收到通知。

这是第一个“人们主动出让隐私”的例子。但看起来没什么坏处,产品活跃度提高了,大家也不那么寂寞了。

这时同期的另一个聊天应用MSN想出了个办法,可以让人们看起来不在线,就是大名鼎鼎的“隐身功能”。

没那么简单。“隐身功能”激起了一些有小聪明的偏执狂者的挑战欲,他们开发了一些工具,让人们可以查到“哪些朋友对我隐身”。

有点,出让隐私这件事看来没那么简单。 看似出让自己很少的一点信息,却最终对社会行为和幸福感产生巨大影响。


那时MSN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连接不稳定。当两个人开始聊天,有一会没回应时,你不知道对方是否离开了?还是网络连接断了? 这时团队推出了一个似乎很妙的功能:“输入提示”。也就是当你开始打字的时候,系统就会通知对方。

“输入提示”可是很早期的上瘾模型,因为它给人们提供了一些聊天期望,让聊天过程有趣起来,而且似乎也解决了刚刚的问题。 不过它又带来了一些新的很微妙的东西,比如以下这个情景:

真是一个提示引发的惨案。 “输入提示”有没有使信息传递更有效另说,但它开始让许多人饱受困扰。这次出让隐私,付出的代价是让他人拥有了“可以从远处窥探到我”的能力。


到了智能手机时代,这个时代最大的特点就是我们变成全天候在线了。这个时期的著名聊天应用 WhatsApp ,在前辈们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个新功能:你能看到对方的“最近一次在线时间”。

不幸的,“最近一次在线功能”对人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甚至有人认为自己得了一种病——“最近在线综合症”。


到了2011年,苹果推出了聊天工具iMessage, 在当中许多的新功能里,包含了一个对日后影响巨大的最具争议的功能:“已读回执”。

已读回执的出现,让收到信息的人有了“即时回应”的义务。在这个时代,你收到消息不回,不再会被认为只是疏忽,而会被别人认为“你是有意为之”。

最终,这个功能导致有些人开始逃避, 比如完全不打开聊天软件,甚至手机都不想打开。

有趣的是某项研究发现:超过80%的人都不喜欢已读回执,但同时他们不希望抛弃此功能,因为他们想知道自己发的消息,别人到底怎么回应。这就是人总想窥探他人生活的表现。


这就是我们如何慢慢出让隐私的故事… 我们将一些个人的小信息小动态共享出来,换取更有效更有趣的互动、便利,乃至今日的各种新闻推荐,商品推荐,广告推荐…

正如小龙哥所说:我们的反思总比技术的发展滞后太多。作为如此大的一个平台,拥有大量的数据,什么该用,什么不该用,是应该一直思考的问题。

是每个人都应一起重视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