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充完“理想职业容器”以及“现实职业容器”,终于到了要行动的这一步了。还记得最初那份上面画着箭头或者问号的职业规划地图吗?经过这么多自省,你那个箭头所代表的选项有发生变化吗?还是说你的箭头变成了问号?

都没关系,从一个错误的箭头变成一个问号,本身就是重要的进步。接下来我们就需要从“选项池”里选择新的箭头……


职业路径是管道吗?

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职业就是管道,就像是一根根40年长的管道。一旦你进入了其中一根管道,你的路径就固定了。你在那个职业工作40年,然后离开那条管道,开始退休生活。

“把职业看成管道”带来的坏处是:

  • 会让那些“内心不清楚自己几十年后想变成什么样”的人,产生身份危机;
  • 会让“做出选择”这件事好像参与一场赌注很高的赌博;
  • 会让人失去改变职业的勇气,让那些改变职业的人好像失败者一样;
  • 会让那些资深职场人士觉得年纪太大,就没有办法改变;
  • 会让我们渴望那些并不想要的东西,否认那些真正渴望的东西;
  • 会让我们对世界和自己的潜能产生错误的认知,从而遭受不必要的恐慌;

事实上,职业可能从来不是40年长的管道,它们只是看起来那样罢了。今天的职业,尤其是非传统职业,真的非常不像管道。但是老掉牙的认知误导我们仍然这么看职业路径,这使得选择职业路径这一本就不容易的事情变得更加艰难。


职业路径是一系列的点

从统计数据来说,一个年轻人在一份工作上持续的时间的中位数只有3年。即使是年纪比较大的人,平均也只有10.4年,没有高得离谱。所以现在的职业场景不是一条条管道,更像一个巨大、无比复杂、快速变换着的科学实验室。人们就是在这个实验室里工作的,内心复杂、快速变换的科学家。

乔布斯把生活比作”connecting the dots”。他指出,当我们回顾过去,看到那些点是怎么连接起来并且造就了现在的我们,这相对容易;而要提前把未来的点连接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如果看伟人的自传,你会发现他们的路径看起来更像一连串连接起来的点,而不是一条笔直可预期的管道。如果看看身边的朋友,你也会看到类似的趋势。把自己的职业发展看成一系列的点,不是一个帮助你决策的心理学小把戏,而是现实的精确写照。

同样你也只能关注路径上接下来的那一个点,因为这是你唯一能看到的点。你不用担心排在很后面的点,因为你没法做这个事情,也没有资格做。

等到很后面的那个点到你眼前的时候,你会懂得很多现在的你根本不懂的东西。你会是一个全新的自己,你的欲望八爪鱼也会随着你一起改变。

如果把自己想成科学家,把社会想成科学实验室,我们就应该把现在这个“理想”和“现实”组成的图,当成一个早期粗糙的假设,接下来的那个点,就是你检验这个假想的实验。

职业道路是一系列小目标组成的路,你随时可以感觉:是否偏离了理想?是否现实状态是自己想要的?这些小目标应该尽可能地在靠近理想和现实。当然,没有必要,也没有办法列出一生中所有的小目标。

迈出第一步的艰难

在进行了很多的自省,并且权衡、比较、预测后,你选择了一个点画了一个箭头,接着就要真的开始行动了。

如果你准备好迈出这一步,但是却没有真的迈出去,那就是因为八爪鱼身上不想迈出这一步的部位,在你潜意识中的排位比想要迈出这一步的部位要高。你的意识可能尝试过把想保持不变的那些部位放到比较低的架子上,但是你的欲望却在反抗。此时的你,像个没有办法管控自己员工的CEO。

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把自己当成一个幼儿园老师。在你的班上,有一些五岁的小朋友正在胡闹,你怎么办?去和那些给你添麻烦的五岁小孩聊聊吧。告诉他们为什么你会把他们排在八爪鱼优先级的后面。跟他们描述一下你的“现实”框的自省过程。提醒他们“connecting the dots”是怎么回事,并且让他们不要把接下来的那个点看得太重。

如果你发现自己老是没有办法去落实生活中的规划和对自己的承诺,那你的第一优先级的事情就该变一变了——你应该先变成一个更好的幼儿园老师。在你能做到这件事之前,你会不断被一群原始和短视的五岁小孩干扰,你的整个生活都会很辛苦。

行动后的痛苦

迈去新的点会给你一种解放的感觉,但同时也伴随着危机。比如:

  • 至少会有一段时间,你会很不擅长那个新点上做的事情。虽然内心的理智告诉你这很正常,但你内心的恐慌会进入危机模式。那些你细心排低了优先级的恐惧,会觉得有人想害它们,然后开始暴动。
  • 其次,那些排高了优先级的欲望,也不会感到很满足。它们会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一直搞错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 再者,那些没有怎么排高优先级的欲望,会掏出吉他开始唱情歌,勾搭着你的注意。

总的来说,这是个很差的体验。

即使你很顺利,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会开始承受那些你考虑过,却没有真正去选择的职业路径的机会成本。你会把自己和平行宇宙中做了不同选择的自己做比较。你会脑补出那些你可以做出的改进,并且担心你错过了它们。

随着你变得更加睿智,你会学着用接受的态度来看待不开心的八爪鱼。你会任它发牢骚,并且学会忽略这些牢骚,因为这些牢骚是你计划之中的。

毕竟追求一个纯粹和长久的幸福状态,是不大合理和可能的。那些你感觉到纯粹快乐幸福的时刻,往往是短暂的。这些时刻,就好像一个水平一般的高尔夫选手,打出的完美击球一样——这些击球很棒,你也应该好好体验这种快乐感。但是这种快感不代表你是个顶尖的高尔夫球手,你也不会永远都打出完美击球。

一个更合理的目标是知足:那种正在体验一条优质的生命路径的满足感,那种知道自己所作的努力将会变成最终大拼图的一部分的自豪感。追逐快乐是菜鸟的做法;而聪明人的做法是在选择和境遇的结合,给予你应得的一切的时候,感到知足。

人们总说活在当下,但还有一种更广阔的“当下”的概念,一种更宏观的“当下”——活在你生命的每一个当下。

如果在你职业的点上,你能诚实的告诉自己感觉很不错,你应该停下来享受一下。虽然之后还要再回来重拾大局观,但是在这个享受的时刻,你可以暂时放下大局观,把你所有的能量导向当下。这段时间,你可以好好体验活着的感觉。这些时刻不会总是持续很久,所以好好享受吧。


点之间的跳跃

也许有一天你对于大局的感觉又会困惑,当这种感觉来的时候,你又要进入分析模式,找出究竟是什么在造成这种躁动。

有些时候,可能是你脑子为了宏观使命,要战略性的跳向下一个点了。这种时候,跳去下一个点不是对于坚持的放弃,而是坚持本身。这些跳点,是对宏观使命的提升。

有些时候,你会感觉到一种更加黑暗的躁动——你怀疑你可能要改变自己的宏观使命了。当这样的情况发生的时候,你需要搞明白这种感觉来自于睿智的自己,还是来自那些低优先级欲望的躁动。

对这个感觉来源的不同判断,会决定你做出的是改变宏观使命的跳点,还是一次本质上就错误的行动。在这种时候,你要好好的考虑在下面的光谱上你站在什么位置:

光谱左边的是羞于起跳的人,他们穿着的是水泥鞋,他们的一个缺陷是会在错误的事情上耗太久的时间。右边的那些是乐于起跳的人,他们穿着的是飞行鞋,他们的缺陷是相反的,他们太容易半路退出了。

你应该格外警惕水泥鞋,心理学家认为临终的人们往往都会后悔惯性不变的生活。一个常见的说法是:“我如果早点退出就好了。”


你的躁动是来自一只配置正确的八爪鱼的预料之中的牢骚;还是来自正确道路的长途跋涉带来的疲劳;还是在旅途中新获得的关于自我或者这个世界的信息,改变了你那些错误的初始假设;或者是因为有些东西在发生根本上的改变,比如一些下图中蓝色或者黄色环的行为:

如果你觉得事情真的变了,你可能要把视野拉的更宏观一点,想想红色圈子,也就是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使命。

如果职业就像连接很多的点,我们就应该把“智慧的跳跃”放在待办事项的前列。最好的开始观察的地方就是你自己的过去,从你过去的决策里学习吧,就像运动员赛后看比赛录像一样。

可能你回看过去时,能看到很多的跳点是不明智的。但是越清晰的看到过去的糟糕决定,以及造成这些糟糕决定的思考模式与行为习惯,就越不会在未来重复这些错误。时刻提醒自己还挺笨的,也是一个让人谦卑的做法。

我们常常在感觉过好的时候,会变得自负,懒于思考,故步自封。所以我们才常常在自以为了解了生活的真谛时,会迷失自我。

最后的最后

我们在面临死亡时,往往会有临终悔恨。临终的时刻会让我们更清晰的看待事物。

面对死亡,会让我们脑中的那些欲望冒名者消失,只剩下最真实的自己。临终悔恨,可能就是我们最真实的自己,对于那个我们从没有获得的生活的一个思考。这部分生活,被别人掩埋到了你的潜意识深处。

回顾我们的生命历程,那些让人最苦恼的错误,往往起因都是别人的想法占据了自己的大脑,排挤了真实的自己。所以,我们未来的目标不是避免犯错,而是希望那些犯的错误,真的是因自己而起。

这就是作者写下了这篇严谨的文章的原因,因为他觉得这是为数不多的生命中值得极度严谨对待的话题之一。

至此,这篇长文已经全部结束。先不说看完整篇文章都要耗时1个小时,真要进行自我分析,也是个巨大的工程。我有个想法是能不能用产品的形式去诠释作者这套理念和方法,帮助每个人降低分析的难度。如果你也觉得有这样的必要,欢迎留言告诉我。


关注35俱乐部,查看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