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邀》尤瓦尔赫拉利

世上一切,都只存在人类自己创造并互相讲述的故事里。没有国家,没有钱,没有法律,没有正义,一切都存在于人类的共同想象里。 19世纪工业革命,英国德国首先完成工业化,成为强大的帝国。但中国韩国这些就遭受了工业大国的占领和剥削。 每一个发明,每一个发现,基本上都会导致新的不平等。基本不可能,人工智能带来的巨大力量,会...

《十三邀》贾樟柯

拍《三峡好人》的时候,对社会越来越失望,当你深入长江地区,就会发现所谓的社会固化,其实社会没有那么大的流动。大家从一个艰难的生活流动到另外一个艰难的生活,让我们感觉生活在一个变革的假象之中。 另外是来自公众的挑战,一个到底是不是在取悦西方人;另外一个是市场经济的煎熬,就是说你的电影没人看,是一种脱离大众的自私的...

《十三邀》西川

现在是媒体社会,媒体社会是追踪事件,一个接一个,是不探讨历史逻辑的,没有历史记忆的,是视觉效果。所以它变成青少年文化,最火的,最赚钱的,最出名的都是青少年文化。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年轻,打扮得跟青少年似的。还有一个现象,所有当代中国有钱人,都是第一代有钱人。他花的钱用的钱都是新钱。 在现场的人面临着两种道德,生存道...

《十三邀》毕赣

孤独、时间、记忆、梦 都是创作者的母题。 别的电影都是在解释世界,而毕赣先提出了问题,然后再告诉你这些问题都不重要。 新大楼,刚建出来的东西,太成功了,没有描述的欲望。电影也是这样,经验与记忆的储藏室,需要一定时间的封存,再打开时打开方式才对。但这就是矛盾的地方,电影就是要及时让大家看到,有更合理的票房,回应...

《有限与无限的游戏》笔记

《有限与无限的游戏》是一本好书,除了内容具有启发性,同时还是一副安慰剂,让人能在焦虑中稍微沉浸下来。 关于邪恶邪恶是无限游戏的终结,在听不见的静默中结束。纳粹焚书。 邪恶不是对权力的获取,而是对权力的表达。邪恶代表着头衔的被动认可。邪恶从未想成为邪恶,事实上,所有邪恶中所固有的矛盾是,它滋生于消除邪恶的欲望。(...

公共的消失

在2008年左右,那时中文网络里的大V是韩寒、南周、老罗等等,以公共知识分子居多。 他们部分以个人姿态出现在互联网,但背后都有着专业的知识储备和职业训练。因此产出内容的覆盖面以及专业度都有所保障。用现在的概念说可能类似PGC。另外一方面,他们产出的大量文章内容,在多年后我们却记不起多少,脑海中只是保留着他们的I...

鱼里语录

眼睛被风吹进沙子的时候,鱼里说:爸爸,我有些不哭的眼泪💧 鱼里上舞蹈课遇见一对双胞胎👧:爸爸,为什么摩天轮 🎡有两个双胞胎啊?👨:刚好有两个双胞胎妹妹来上课就有啰,你能发现她们有什么不一样吗?👧:她们名字不一样👨:😓名字不一样你又看不见👧:可以看见啊,因为她们名字贴在她们水壶上👨:😓 鱼里饿的...

《小丑》中真正的暴力

在刚结束的奥斯卡颁奖典礼里,电影《小丑》斩获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原创配乐两个奖项。《小丑》🤡,是一部极具突破性的漫改电影,其故事并不复杂,主角亚瑟是一名以小丑职业为生的精神病患者,他和母亲住在哥谭市的公寓里,梦想是成为一名脱口秀演员。但当他越往前走,现实却一次次给予他沉重的打击👊。 《小丑》虽然不少方面都很出...

我们应该如何定义成功

原文来自美国设计师 Ainsley Wagoner, stemmings.com,略作改动。 在大学最后一学期,我们所有找工作的同学,开始陆续收到企业的拒绝信,或者更糟的——什么信都没有收到,大家都很绝望。我的教授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专业设计师,他回看自己的人生轨迹后,跟我们说了下面这些话: “当我在学校时,我像...

35俱乐部

过去的2019年,被称为过去十年里最“南”的一年。在众多喊“南”的人里,有一群可能更难,却又喊得遮遮掩掩的人——35岁的“中年人”。 来随手感受一下他们有多难… 这是某媒体过去一段时间里发布的与“35岁危机”相关的文章,中的一小部分… 其数量如此的多,以致都不用点进去,就已经感受到一种“我要倒霉了”的深深焦虑。...

非典记忆

01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在北京上大学。 那时学校有不少课也停了,每天晚上我还坚持正常去自习,回来路过小卖部的时候,会买一包类似辣条的零食,很辣,但好吃。 忽然有一天,我发烧了。自己在宿舍了挣扎大半天,见没好转,没敢连累舍友同学,只好去了校医院自首。校医院一听是发烧,说他们无能为力,让我去北医三院做一下检查。 ...

不开心的人不发朋友圈

逃不过的社交压力微信之父龙哥说:朋友圈就像一个广场,每个人每天带着“社交任务”来到广场,看到不同的话题就过去看一眼互动一下,互动的人都是彼此认识的人,一个话题来后再去另一个,这样一趟下来,“社交任务”就完成了。 可当广场里,不同人发起的话题排列在一起,就不只是“通知的动态”那么简单。 人们对摆在一起的东西天然有...

小龙哥说的“出让隐私”,是如何开始的

从历史来看,科技越发达,个人隐私会越少。人们在获取便利性的同时,其实也在不知不觉地一点一点把自己的隐私范围缩小。—— 张小龙 隐私是如何一步步出让的在众多应用里,聊天应用是最能影响社会大众的,毕竟人与人大部分的互动都发生在上面,同时它产生的隐私问题也是最严峻的。我们是怎么被诱惑,开始出让自己隐私的呢? ...

设计师可以看的NETFLIX资源

Abstract: The Art of DesignCreated by: Scott DadlichSeasons: 1Episodes: 8Runtime: 42-48 minutes This Netflix original docu-series, created by former WIRED ed...

如何高效地使用 Google 进行搜索

提升使用搜索引擎的效率,除了尽量将你的问题转化成多个关键词的描述之外,还有一些基本的技巧需要掌握一下,以下是我的10条建议。 用双引号 “” 明确自己要搜索的词,如:“Puppy Dog Sweaters”,如果不加双引号就当作是几个关键词,前后加了双引号之后,搜索结果是精确匹配整个词组 用连字符 - 去掉一...

“东京都厅”

新宿的东京都厅(即东京都政府大楼)是一个政府办公场所,因此是免费的。出于在国内生活多年的经验,这一类景点其实并不抱多大希望。在排了十多分钟的队,坐着电梯登上顶楼,接受了工作人员的日式鞠躬后,我们看到了都厅外的东京全景。 由于有了之前几次在日本登上高楼俯瞰城市全景的体验,这一刻并没有特别的感受,窗外依然是能见度极高...

一直没有回复的一封听众来信

晓禾依树电台已经停更很多年了,去年某天,我们收到一位听众的邮件。在此对这位听众表示真诚的感谢。最近几年的忙碌工作生活,有时也很是迷茫。某种程度上我们是彼此温暖,互相鼓励前行。虽所处不同时空,未曾谋面,你的主动来信让我们觉得不孤单。看来我们都应多主动向朋友表达爱。 来信内容: Hi你好,你可能不记得我了,晓禾,我...

台湾归来的旅程有点神伤

这几年,每当看到微博微信上有一些敏感的帖子,总会在底下看到“楼主走好”、“楼主不想活了”诸如此类的评论。 一副自以为讽刺幽默的口吻,透露着幸灾乐祸的小聪明。有时留言的人还是朋友和同学,越发恶心。这种人背后默许着罪行,面上又用威胁的语气宣扬着白色恐怖的气氛,简直就是罪恶的帮凶。 这种做法一点都不好笑之余,恶劣的影响...

鱼里日常 2017

第一首会背的诗《咏鹅》 对路上圆形物体拥有莫名兴趣

对音乐电台的一些思考

先点击打开视频听首歌,可缓解阅读本文的枯燥感。 很多人留意到我们是听了晓禾依树电台开始的,欣慰的说,大部分对电台的反馈都还挺好的。但后来我们不做了,一个是没时间,另外一个是找不到定位。 过去出于喜爱就开始做音乐分享,没意识到一些问题,后面了解的事情多了后,发现“音乐推荐”这个事,还带着一点心虚。当下的共识是,...